欢迎访问百度网提供
预估游客人数: 1000人 1233人 1234人
王伟男:台湾学界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理论蜕变
作者: admin 来源: dedecms模板 发布日期:2018-07-01 17:20 查看次数:

【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26日出席活动时表示,未来若有机会,愿提供帮助,就钓鱼岛问题到国际法庭打官司。台湾学界对钓鱼岛问题长期关注,本文回顾了三位台湾学者的主要贡献与不足。作者认为,马英九年轻时,在钓鱼岛问题上有一定学术贡献,但最大缺陷在于只站在台湾当局、而非两岸作为一个整体的高度,来思考钓鱼岛及相关海域划界问题的解决方式。】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涉及中国领土主权的重大问题,两岸学界对这个问题一向高度关注。从文献统计的角度来看,台湾学界对钓鱼岛问题的关注还稍微早于大陆学界。

大陆学界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理论脉络一直很清晰、很坚定,即认为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日本方面虽然曾根据《马关条约》领有该岛,但二战结束后根据一系列国际法文件,《马关条约》已经失效,中国已从日本手中收回该岛,因此二战后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

然而,与大陆学界不同的是,自1970年代初钓鱼岛问题产生迄今,台湾学界在这个问题上的理论脉络发生了严重分歧。早期的台湾学界与大陆学界一样,一致坚持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且两岸同属一个中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学界开始有人提出钓鱼岛主权属于台湾但不属于中国,因为他们认为“台湾不属于中国”。甚至还有人妄称钓鱼岛“既不属于中国也不属于台湾,而是属于日本”。也就是说,台湾学界在钓鱼岛问题上发生了明显的理论蜕变。这种蜕变根源于错综复杂的两岸关系,也根源于台湾地区内部的政治演变。

本文选择丘宏达、马英九和林田富这三位台湾学者,分析比较他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学术主张,试图勾勒出台湾学界在钓鱼岛问题上理论蜕变的轨迹,并剖析发生这种蜕变的原因。

之所以选择这三位学者进行分析,是因为他们分别处于不同的时代,持有不同的观点,其观点在其所处时代也有较大的代表性,每人也都出版过系统阐述自己观点的专著。当然,台湾学界研究钓鱼岛问题的学者还有很多,本文也会对他们的主要观点进行简单梳理与分析。

一、坚守民族立场:以丘宏达为例

众所周知,钓鱼岛问题起始于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一方面,联合国相关机构发表了有关东海大陆架可能蕴藏大量油气资源的勘察报告;另一方面,美国开始酝酿把钓鱼岛连同琉球群岛一并交给日本。

在此情况下,台湾岛内和海外(主要是北美地区)华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当时的台湾学界在台湾当局的支持下,对钓鱼岛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在很短时间内就涌现出大量成果,其中又以丘宏达、杨仲揆、王晓波、蔡璋等学者最为著名。

这一时期岛内学界高度支持台湾当局的“一个中国”立场,其研究结论也高度一致:钓鱼岛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与台湾及其所有其他附属岛屿一样,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其中,杨仲揆的研究偏重于历史学的方法,主要从钓鱼岛与琉球的历史关系中寻找证据。王晓波和蔡璋等学者则侧重民间保钓运动的鼓动、组织、文宣等工作,近年来出版了不少回忆文章。只有丘宏达先生的研究立足于历史、地理、国际法等多个方面,作出了最具学术价值和政策意义的综合研究。

可以说,正是以丘先生为代表的那一代爱国学人的前期研究,为此后两岸当局确立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和政策,为两岸涉钓学界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法理和学理的基础。

(一)丘宏达其人、其学

丘宏达先生祖籍福建省海澄县(今龙海市),1936年生于上海,1948年随家人赴台,1965年获得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他学养深厚,著作等身。根据《关于中国领土的国际法问题论集》2004年修订版的介绍,截止当年他共著有中文学术论文16篇、书8册,英文学术论文124篇、书24册。丘先生于2011年病逝于美国,享年75岁。

丘宏达教授

在丘先生的诸多著述中,钓鱼岛问题既是一个重点,也是一个亮点。他于1970年钓鱼岛争端爆发之初,就开始对钓鱼岛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在很短时间内就有了极具学术价值与政策意义的成果发表。他发表于岛内期刊《大学》杂志1971年元月号的长篇论文《从国际法观点论钓鱼台列屿问题》,或许是最早从国际法视角研究钓鱼岛问题的学术文献。

1991年1月,岛内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以“国际及中国大陆情势专题报告”的形式,把丘先生关于钓鱼岛问题的所有著述整合成一本小册子予以出版,题为《钓鱼台列屿主权争执问题及其解决方法的研究》。这个小册子在丘先生的钓鱼岛问题著述中自成一体,最完整、最具代表性和权威性。下文讨论邱教授在钓鱼岛问题研究上的主要学术观点与贡献时,也将以这部著为蓝本。

(二)丘宏达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主要观点

丘先生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学术主张,集中反映在1991年出版的《钓鱼台列屿主权争执问题及其解决方法的研究》一书中。该书从历史、地理、国际法等多个方面,力证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领土。无论是主要观点还是论述结构,该书都与丘先生发表于1971年元月号《大学》杂志的长篇论文高度相似。其中的主要观点如下:

1、在1895年日本窃占钓鱼岛之前,日本与琉球的官方及民间出版的史书、地图等文献中,从未把钓鱼岛列入日本或琉球的行政管辖范围;反而是有部分日本和琉球文献把钓鱼岛明确划入中国版图。丘先生还注意到,中日两国在1880年讨论琉球问题时,日方提出的由中日两国分割琉球方案中,钓鱼岛并不在其中。这就说明,至少在1880年时,日方并不认为钓鱼岛是琉球群岛的组成部分。

2、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先占”,事实上“并不完全符合”国际法有关“先占”的要件:首先,日本在“先占”时并未进行正式和有效的公示,甚至连秘密通过的“内阁决议”也没有被公开过;二是日本在“先占”后也没有进行正式与有效的管辖。所以“日本窃据钓鱼台的法律根据,是依据马关条约中的台湾属岛连同割让之规定”。

3、二战后美国把钓鱼岛当作琉球之一部分实施占领和管辖,依据的不应是“旧金山和约”第三条,而是由于二战前钓鱼岛已被划入冲绳,二战后因美国对东亚国际关系史的无知而一并接收,后来将错就错,直到1972年把钓鱼岛当作琉球之一部分交给日本,美女游戏;而1949年之前的国民政府及之后的台当局最初之所以未提异议,主要是由于蒋介石集团与美国的“友好关系”、台湾渔民持续有效使用钓鱼岛附近渔场等主客观因素。

4、日本获取钓鱼岛主权的“主要依据”是《马关条约》,但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文书》等国际法文件,以及台当局与日本在1952年签订的“台北和约”,《马关条约》已宣告失效,钓鱼岛的法律地位应恢复到《马关条约》生效前的状态,即归中国所有。美国在结束对琉球的占领和管辖后,不应把钓鱼岛交给日本,而应归还给中国,琉球的地位也应由对日作战的各大盟国共同商定。

5、无论从《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规范与二战后的国家实践来看,还是从台当局与日本之间的实力差距、尤其是台湾对日本在经济等方面的高度依赖来看,台当局都“不宜用武力解决此一争执”。再加上日本已与大陆建交,不再承认台当局的合法地位,根本不可能与台当局谈判,台当局除了不断宣示立场并保障台渔民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捕鱼权外,“似无其他有效方式可行”。



0
景区介绍 | 景点简介 | 景区资讯 | 游记攻略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备案号:2017香港正挂挂牌彩图弘扬仁爱、博学、严谨、卓越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篇),2018年一句玄机料01至154愿意 大海的壮阔,能力的提升2018年一句玄机料第01一1542018年一句玄机料全年。

咨询:0577-66889888
预订:0571-66889777
投诉:400-8888-886